获嘉县网络公司

沙雅县小吃

原标题:独家| 2015年中国互联网舆情研究报告

小兵章嘎 求是网

——写于2016年全国网络宣传工作会议结束之际

2015年,一个值得写入中国互联网发展史册的年份。

2015年10月29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明确指出,要“实施网络强国战略。”

2015年11月3日,新华社授权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称,“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健全社会舆情引导机制,传播正能量。加强网上思想文化阵地建设,实施网络内容建设工程,发展积极向上的网络文化,净化网络环境。”

2015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中美互联网论坛、世界互联网大会等重大会议和国事访问中,就“网络强国”、“网络安全”、“网络治理”等议题密集发声、指明方向。国家对网域、网权、网防的高度重视,标志着互联网已经成为了中国崛起的国家资源、国家战略、国家力量。互联网就是第五疆域,保卫互联网就是保卫国家发展战略。

中国的互联网,拥有着全球人数最多的网民。群体结构之复杂、思想激辩之多元、意识形态斗争之激烈,尤其在重大公共突发事件中表现出来的突出矛盾,全球罕见。网安则国安、网强则国强。在大多数情况下,网络舆情易受人为因素影响,特别当核心资源(话语权、传播权、定性权)被社会媒体、公知大V、舆情智库等舆论场金字塔顶端力量所掌控,舆情被人为炒作、扭转、掩埋的概率明显加大,衍生出来的舆论暴戾、网络谣言、谩骂攻击,对舆情的发展和次生舆情的演变,乃至对社会的稳定、经济的增长、国家的发展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所幸,近些年来中央高度重视互联网的管理和舆论治理,“清朗网络空间”、“微信十条”、“约谈十条”等“亮剑”行动得到有效落实。国家的强力整治,正义网民的团结奋战,迫使互联网舆论平台权力开始收缩,舆论空间逐步呈现风清气正之势。锋锐“死磕律师”被抓捕、“天津爆炸”网络大V被通报、加多宝舆论炒作被强力狙击......2015年的一系列舆情胜仗赢得了网络的欢呼,更为中国互联网的崛起和长治久安赢得了发展空间。

2015年,是中国互联网舆论格局和生态治理震荡上扬的一年。公知大V和网络谣言遭到压制性打击,被称为“推墙派”、“凿船派”、“体制婊”的一系列网络负能量群体折戟沉沙,一大批涉政治敏感帐号被依法关闭,个别在重大公共突发事件中发表不当言论的网络大V,被中央网信办点名批评、惩戒。营销群体和资本力量加速合流,公知核心力量借势炒作,成为2015年为数不多的舆论场猖狂力量,这在《穹顶之下》等“纯舆论战”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论坛活跃度继续趋冷;贴吧和QQ空间在青少年的追捧下呈现逆袭之势;政务微博强势介入舆论场,微博热度一度呈现上扬趋势,但大V的失声(沉寂、被销号)、转场(微信等)、转型(变营销号),使得核心资源加速流失,加之新浪平台不能合理开发利用自身资源,微博衰败加速或已不可避免;微图、微视有望成为互联网的新信源,但模仿欧美国家打开舆论场新切口始终未能如愿;新闻客户端成为传播“新思想”的重要载体,能否形成舆论磁场效应还有待观察;微信在营销号的强势带动下,利用“人人有手机”的特性,成功打通了舆论场的“最后一公里”,对政治生活秩序和社会稳定的影响与日俱增。传统媒体、次传统媒体(微博、微信、新闻客户端等)加速转型,“船大调头难”成为主流媒体和大型门户网站适应新传播格局的主要制肘,“媒体融合”、“两个舆论场”等“固化概念”导致传统媒体加快偏离新传播格局发展轨道,2016年传统媒体整体衰败已不可避免。借“设置议题”融入、占领舆论场逐渐被传统媒体认可,但严重缺乏“入网”人才成为传统媒体不可弥补的短板。可以预计,未来十年互联网舆论场将更加清朗,但同时存在舆论场变成少数人、资本“玩弄”的工具之潜在风险

一、总体情况

较之2014年中国互联网舆论场(参考:《2014年中国重大公共突发事件互联网舆情研究报告》),网络大V“群雄割据”、营销党“肆虐”、政务媒体次生舆情频发等乱象,2015年的中国互联网整体状况已经有所好转。这一年,互联网舆论场“相对”更为沉寂,网络大V或被平台“封杀”、或转战微信、或趋势“低调”;另一边,政务帐号逐渐成熟、羽翼渐丰,有望成为清朗舆论场新格局的新力量;最令人担忧的,是资本、平台和营销群体合流加速,对舆论场造成潜在的、隐形的破坏,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需要重点防范的舆论动向。

梳理2015年中国互联网舆情整体走向,明显呈现出以下几点特征:

1、资本与公知合流,人为制造舆情危害巨大。2015年,“加多宝辱英烈”、“文登7·22事件”等多起典型舆情席卷网络,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资本力量与网络公知、舆论平台,乃至境外势力合流炒作的踪影,预示着中国互联网正在面临着一场巨大的、极具挑战的变革。未来,用何措施抗击资本力量企图颠覆舆论场的平衡和稳定,用何种方法消弭境外资本制造的网络雾霾和戾气,将考验中国网管部门的智慧。

2、历史虚无主义妄图利用新兴舆论场反扑。以“梁柱教授事件”为代表的涉“历史虚无主义”网络舆情在近些年的中国互联网上层出不穷,事件不同、内容不同、对象不同,但本质都是污蔑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文化历史观、革命实践观。2015年,中国互联网发生的多起重大舆情事件(负面)都和“历史虚无主义”有关,其中“纳吧事件”更是标志着“历史虚无主义”正在利用新媒体加速渗透高校意识形态领域,残害青少年思想三观。“历史虚无主义”利用互联网逆袭,正在成为一种隐形的文化侵略产品。

3、公知核心力量受重创折戟沉沙。2015年,公知核心力量“@老榕”、“@报人老罗、“@袁裕来律师”等陆续被销号,在2015年重大公共突发事件中的影响力明显减弱。曾经嘲讽“中国凡事都是最大输家”的公知帐号明显有所收敛,虽然其马甲号还在持续诋毁发声,但并不如前些年的昆山爆炸、上海踩踏、茂名PX项目等舆情事件那样“疯狂”,“含沙射影”地抨击中国体制问题。仅对网络上流传的“公知地图”名单进行观察,公知群体的发声明显有所谨慎、收紧,这与国家对互联网越来越成熟的治理手段有密切关联。

4、自干五强势崛起,观点分歧不影响整体发展战略。正能量传播冲抵负能量,在2015年的各大公共突发事件中表现得非常明显。“4·25尼泊尔地震”、“6·1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8·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等一系列重大事件,自干五都显示出了强大的战斗力,以及对负面舆情的精准“狙击”能力。2015年,虽然自干五内部的发展也出现了新的动向和变化,例如观点分歧导致裂变加速,投机派的涌入破坏内部团结,自干五被“招安”、做“爱国生意”等唯心主义理论不断出现,但整体上并不会影响自干五的宏观发展。

5、极端营销和反向营销危害舆论场稳定。“优衣库”营销事件,是极为典型的网络恶俗营销案例,影响之大、影响之深,近些年来罕见。而年中的“德国品牌Philipp Plein辱华”反向营销事件,引发了网民的强烈质疑和不满,表面上的网络民愤,实际上是营销的赌注筹码,媒体、大V,以及各大核心舆论圈纷纷上钩,继而成功制造出舆论漩涡,吸引广大网民关注。这是继“加多宝辱英烈”、“珍爱网营销”等一系列资本力量搅动舆论场之后,又一起经典的流氓营销

6、官方处置重大舆情危机能力再度提升。与“甬温线7·23动车事故”相比,中国舆论场在“6·1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事件上表现的出奇“平静”。总理的亲自坐镇、媒体的密集发布、外媒的妥善处置、正义网民的准确发力,使得该事故成为经典的舆情保卫战。以“6·1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舆情事件为代表,2015年中国官方对重大舆情危机的处置能力明显有所提升。

二、2015年中国十大互联网舆情

从数量上来说,2015年是中国的舆情小年;但从危机程度上来说,2015年却是中国的舆情大年。受时间、地域、人口机构、覆盖面和层次等众多因素影响,许多看上去似乎“重大”的网络舆情,影响力度、影响深度、影响广度,并没有表面上显现的那么强烈。笔者以舆情观察者的角度,根据事件重要性、影响力、长远意义等3个方面,列选出2015年中国十大互联网舆情。

1、“穹顶之下”,人为操控舆情的经典案例。2015年全国两会前夕,《穹顶之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势占领各大商业网站、新媒体头版头条,甚至吸引众多官方媒体、主流媒体跟风转载,成为上至最高领导、环保部长,下至平民百姓共同关注、讨论的话题,“全民刷屏”、“全民热议”、“全民转载”,各大媒体、平台在24小时之内几无招架还手之力。“雾霾”团队以“一己之力”调用了近半数网络媒体、平台、大V等资源,成功实现“全民走心”,让环境问题再度成为中国老百姓抹不去的伤痛,柴静本人也因本片成功获得入选美国《外交政策》全球百大思想者。《穹顶之下》的议题策划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一般省市级媒体的舆论掌控能力。

2、“长江沉船”,舆情防御的经典案例。如此重大的公共突发事件引起了全社会的共同关注,中国各大媒体、社会舆论场、自媒体智库、网络舆论场,以及境外媒体和网民集体聚焦长江沉船事故的跟踪报道。但与云南鲁甸地震、上海外滩踩踏、马航失联、漳州古雷爆炸、台湾复兴坠机、尼泊尔地震、贵州贵阳塌楼等重大灾难性事件相比,“6·1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呈现出迥然不同的特点,官方的准确发布、正义网民的精准发力,使得舆情“出奇的平静”。从舆论施压角度来说,并没有一个实体组织、政府部门、政府官员、游船负责人成为媒体或网络共同口诛笔伐的焦点,对于如此重大的突发事件,网络能够有如此事表现,全然得益于官方和正义网民的上下齐手、协力奋战。

3、“天津爆炸”,舆情次生灾害的经典案例。“8·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舆情之复杂、舆论“战斗”之激烈,历年罕见。与“甬温线7·23动车事故”重大舆情类似,新闻发布是处置”天津爆炸”舆情的咽喉所在,及时掌握媒体运行规律,善于应对,就能化险为夷;如若不懂媒体规则、不了解社会心理而采取错误不明智的举动,不但无助于解决问题,反而会成为舆情应对的“自残行为”。显然,“8·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在新闻发布这个关键点是失位的,“快报事实、慎报原因”这一重要舆情应对法,在该舆情处置中被还给了"课堂"。

4、“庆安枪案”,死磕派律师公知的倾巢之战。“庆安枪案”是2015年公知群体为数不多取得“胜利”的网络战役。该舆情中,“@李方平律师”、“@李长青律师”等公知边缘账号率先发力,“@徐昕”、“@袁欲来律师”等核心律师大V在舆情关键点准确施压,成功制造出一个有利于公知的巨大舆论阴影。所幸,警方吸取了王文军案件的深刻教训,线下执法并未受到舆论施压的影响。

5、“肃宁枪击”,舆情转弯的经典案例。2015年6月,中国网络情绪呈现高位运转之势,“肃宁枪击”舆情紧跟着“长江沉船”事件而来,著名媒体人白岩松的新闻评论“是什么让一个50多岁的老汉端起了他的猎枪”,成为了微博舆论场发酵的笑柄,究其缘由,该言论与网络舆论场的公知言论如出一辙。舆论假象在白岩松的口中成为了现实,虚假民意的再次投射在了权威媒体,白岩松不幸成为了"舆情中枪"的对象。

6、“老毕视频”,网络舆论秒杀明星光环。与前些年舆论场被核心媒体和明星人物所掌控相比,“老毕视频”标志着舆论话语权开始与核心力量剥离,草根中V、小V开始真正拥有了舆论话语权和公信力。从另一个角度来书,“老毕视频”事件充分说明了一切的舆论“权威”只是漂浮在云端的虚幻,互联网的“扁平”特性已经在中国舆论场得到充分的体现。

7、“优衣库门”,恶意营销制造低俗的狂欢。对“涉黄”和美女信息的猎奇,使得该营销舆情炒作地尤为成功。但从管理角度来说,微信圈的私人信息保护属性,在某些时候容易成为舆情发酵的不确定因素,官方对半封闭圈的监管难以到位,成为互联网管理的一大安全隐患,进一步加强互联网半私密空间的监管,已经刻不容缓。

8、“38元大虾”,线下线上舆情同步的经典案例。国庆长假,青岛“38元大虾”舆情突然席卷全国,在重大事件和舆情的空当期,“大虾”成为了媒体和网络最火的名词,随后而来的“31米蟹绳”、“25元清水鱼”等“舆情搭车”事件,使得中国旅游景区价格乱象成为了老百姓和网络共同热议的话题,也成为了某些不良(无知)媒体舆情乱炒的题材。

9、“加多宝辱英烈”,资本力量操控舆论的首次倾覆。加多宝在该舆情中表现出典型的“懂网却不会用网”、“懂舆论却不会顺应舆论”等资本通病,导致该事件的后续发展完全背离了加多宝的掌控。联合臭名昭著的公知大V,派遣水军围攻自干五,甚至联合平台对抗政务大号,使得加多宝一步步卷入舆论漩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共青团中央”的带队下,全国青年网络力量在这一舆论仗中首次显示出了强大的团队作战能力。

10、“文登事件”,青少年互联网意识形态话语权争夺愈发激烈。文登事件对中国互联网意识形态领域的影响,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强化和加深,“文登7·22事件”的多焦点性令该舆情发酵呈现出波澜状的跌宕起伏。极端主义思潮在中国青年群体和学生群体的无序蔓延,使得贴吧这个边缘舆论平台浮出水面,资本力量对舆论平台的掌控,更使得青少年意识形态领域呈现出巨大的危机。

上述十大舆情事件,是贯穿2015一整年具有特别意义的经典舆情事件。除此之外,任志强炮轰团中央、锋锐“死磕律师”被捕、公知浦志强案、梁柱教授被网络围攻等年度舆情也对中国舆论场的未来变革,形成深远的影响。

三、中国互联网发展变向

2016年及未来,中美两大互联网巨头将形成相持较劲之势,其中保持经济稳步增长是避免诱发中国互联网舆论场爆点的重要基数。如若国内经济不良震荡,美国利用互联网遏制中国,迫使中国国内舆情形成高压态势,网络第五纵队必然串联反扑;即便中国国内经济有所好转,在**五十周年、***逝世四十周年的当口,互联网也极易成为诱导青少年产生错误认识,引发社会政治分歧的重要工具。此外,中国互联网舆论场在较近的一段时间内,还可能出现以下几点发展变向:

1、民间舆情智库兴起,传统大型互联网智库权威受到挑战。互联网愈来愈扁平化的特性,将进一步促进舆情智库的兴起。中国舆论场的长期被垄断,导致了民间智库话语权的长期缺位和失声、断声。近三年来,传统大型互联网智库在重大舆情分析上频频错判、误判,甚至战略性失策,外加人才流失、夹藏私货被曝光等问题频发,导致了大型舆情智库的公信力在快速下降。与之相对应的是,民间思潮、民间智库早已风起云涌,对互联网舆论场的研究已不亚于、甚至超越传统的媒体性智库。个别由舆论场核心大V、写手组成的智库逐渐具有一定的舆情掌控能力,未来势必将对传统舆情市场形成冲击。

2、网络大V大浪淘沙,互联网开创全民网评新时代。传统媒体的没落,已经成为难以阻断的大趋向,但新闻媒体的变革,尤其在重大舆情中体现的“一锤定音”作用将被颠覆,却只是少数人才看到的趋向。传统主流媒体长期高成本运行,一则重大舆情新闻的出台,需要经过记者、编辑、主审等多轮加工,远远达不到网民第一时间获取真相、第一时间知晓评论的需求。互联网全民网评的到来,将迅速打破传统掣肘,更及时、更真实、更多元、更有态度的声音符合网民、老百姓的口味,势必将成为舆论场的一股新力量、新势力,甚至对传统媒体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3、资本挑战网管平台,清朗舆论空间受到全新挑战。在很长一段时间,垄断性智库、舆论平台、公知大V是掌握中国互联网舆论场核心话语权稳定的三角关系,但随着民间智库的兴起,公知大V的陆续覆灭,这种三角关系正在被打破。以《穹顶之下》舆论雾霾为标志,资本力量、舆论平台、营销群体,有望成长为互联网舆论场的重要极点。资本力量继续把控互联网传播权,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对中国舆论场稳定构成安全隐患的不确定因素。

4、民间力量跨网先行,海外舆论场首现纯正中国声音。从2015年中国官方的一系列动作来看,中国互联网与国际互联网的全面融合正在加速,海外互联网的诱惑和中国互联网巨大市场使得内外两个舆论场的磁场效应加剧。此外,中国在欧美主流互联网舆论场的长期失声,官方权威声音在海外频处弱势地位,影响中国强国形象的树立。提前嗅到这一动向的民间正义网友,尤其是欧美留学生已经率先发力,自发地在海外发出纯正的中国声音,表达中国态度。

四、中国互联网未来趋向

2015年,中国互联网舆论场暗流涌动,资本、媒体、智库、平台、大V,以及舆论江湖中的各个利益群体都发生了重大变化。2016年及未来,互联网各方力量的博弈,将继续考验中国网管部门的耐心和智慧,更将深刻影响中国全面开放互联网的国家战略。

可以预计,2016年及未来,中国互联网舆论场会呈现出以下几个趋向:

一是游戏规则被重构。中国政府是互联网的管理者、保护者,却不是舆论场的掌控者,游走在政府与民间,媒体与智库、高校与文化公司等群体,却是掌握舆论场核心资源、资本的真正操盘者。这其中,又以与境外资本藕断丝连的大型门户网站,媒体化的舆情智库为主要代表。中国互联网上近年来的网络大V、大事件多受它们掌控、操持。但随着爱国民间群体的崛起,境外资本、媒体智库也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舆论场的游戏规则有望实现重构。

二是媒体荣光将不在。以前,在重大公共突发事件中,新华社、人民网往往扮演着舆情“一锤定音”的角色,是各级党政部门处置舆情“必请”的媒体资源。随着互联网新兴媒体的强势崛起,传统媒体市场份额正在被快速蚕食,网民、企业和部分基层政府甚至更愿意相信大型商业新媒体的公信力和影响力,如今日头条、腾讯弹窗等。这些民间舆论场资本的组合形式,以及和政府的合作态度,将成为中国舆论场未来能否健康发展的重要变量。

三是“自干五”自我净化。随着以“自干五”为代表的网络正能量群体不断壮大、发展,舆论江湖呈现出打破公知“一统天下”的态势,但受到“自干五”的“桃子诱惑”,投机派开始大量涌入,使得小部分“自干五”的初衷不纯;****对“自干五”的“不当认识”和“拔苗助长”,“自干五”受到越来越明显的利益侵扰和分化。另外,核心“自干五”的观点纠纷,将促进“自干五”内部加速裂变。

互联网改变生活,青少年改变中国。“仗已经打起来了”,未见刀枪、硝烟甚浓,互联网是一场无形的、惨烈的较量。强大的对手有备而来,我们是束手就擒、任由踩踏,还是厉兵秣马、血染衣袍?网域就是疆域,网权就是主权,互联网彰显的不仅是国防实体力量,也在彰显国家对网域、网权的守卫力量。网权就是政权。互联网的上下、左右、前后、内外,历史和未来,都是中国发展、变革和崛起的重要资本。互联网的未来,就是中国的未来。

互联网之重,堪比国本!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凤凰网微信(ID:ifeng-news),欢迎关注。

沙雅县小吃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